华兴朱奕:金融行业特别残酷,要么up,要么out | 投中直播

投中网   |   曹玮钰 张俊雯
2022-08-05 10:52:28  分钟 14    阅读需  3933 字数 

提问:从摩根士丹利的投行家,“无缝”转型PE投资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华兴新经济基金合伙人朱奕:谢邀。挑战巨大,瘦了10斤,但整个人也“支棱”起来了。

在大摩工作16年后,朱奕于2020年加入华兴新经济基金,专注于汽车和智能制造领域的投资。两年半时间过去,“非典型”投资人朱奕交出一张不错的成绩单,先后投资了国内ADAS头部供应商经纬恒润、新能源动力电池公司蜂巢能源,以及全球领先的智能激光雷达系统科技企业速腾聚创。

2022年6月的最后一天,华兴新经济基金合伙人朱奕做客投中网直播栏目《PE的超级真心话》,与我们进行了一场坦诚对谈。

在直播中,朱奕坦诚分享了职业转型带来的兴奋和挑战,对国内汽车和制造行业的一手观察,在全中国“下沉市场”抢项目的趣事,以及在金融行业拼杀多年的职场箴言。

以下是直播精彩部分文字摘录。

投中网:从banker到投资人,最大的职业转变是什么?

朱奕:Banker和投资人非常不一样。我第一次见包老大,他就跟我讲,一级投资需要两个核心能力:研究和投行。这两件事背后的DNA很不一样,但如果能结合在一起,就有潜力成为很好的一级投资人。

我在摩根士丹利的16年可以分两个阶段:10年equity research、股票分析师和6年banker。他觉得我过去的经历挺匹配,可以认真考虑一下。现在回头看,投资人确实是一半做research,一半做banker,要把两种不同的工作结合在一起。

投中网:华兴投资的定位是PE,一年投10几个大案子,换句话说,你来华兴之后没有“小步快跑找感觉”的阶段,直接上战场,试错成本更高。最大的挑战来自哪里?

朱奕:挑战巨大,尤其最近两年,可能是除了刚工作那个阶段之外最辛苦的两年。虽然看宏观、行业甚至看企业家的底层逻辑是类似的,我也是金融背景,适合做中后期的PE项目,但未来是最难预测的。

我们每一单下注都非常重,所以决策要很慎重。而且包凡总的要求非常高,不仅要投出几年几倍的项目,还希望能投到能改变世界的伟大企业,并且跟这样的企业长期走下去。另外,我所处的赛道也在发生很大变化,宏观的、产业自身的,每天都在不停挑战。

投中网:你曾在采访说过,现在是一级市场投资制造业最好的时代。但据我们观察,新能源汽车和先进制造都“卷”得厉害,抢项目凶,估值也高。投资是很讲究timing和价格的,为什么现在是最好的时代?

朱奕:之前,中国汽车及制造行业在一级市场没有太多投资机会。那时中国汽车产业还很弱小,很长时间只是卑微的“跟随者”。

现在看,汽车行业迎来了好时代。一方面,行业有很多年沉淀,厚积薄发;另一方面,整个产业在发生革命性变化。百年历史的汽车行业正在被电动化和智能化全面颠覆,未来可能还有网联化和共享化。这一切都会把整个庞大、固化的汽车产业链以及所有的蛋糕重新打散。

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会抓住机会。汽车作为长周期产业,越来越需要和科技结合,也需要和资本强结合,需要很多资本早期投入,推动新技术发展。所以我会说,这是最好的时代,是中国力量全面崛起的时代。

投中网:你曾预言“未来十年,自动驾驶会成为一个新的大风口”。我们开个脑洞,根据你的经验和设想,未来的汽车会是什么样?

朱奕:以我现在有限的想象力看,一方面,很多人不再需要买车和租车。现在汽车的利用率其实非常低,还占用了很多的资源,一旦汽车实现“四化”,无人驾驶、网联化、共享化开启后,人们不一定非要拥有一辆汽车,汽车只是一个门到门的交通工具。

另一方面,有人会把汽车完全当成一个消费品看,买车不再是为了出行,而是在车里做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比如,有些品牌的车会量身定做一款游戏,这个游戏只有买了这个车才能玩。这在现在不可想象,但未来很有可能实现。

投中网: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细分赛道,比如激光雷达、芯片、自动驾驶、新能源电池……现在都太热了,常见VC“团购式投资”,资方名单越来越长。这几个市场是否已经出现泡沫?接下来的市场走向会是怎样?

朱奕:总体来说,大赛道处于向上风口。我关注行业很长时间了,现在正是时候。

刚入行时我也在思考,一级市场为什么会有所谓风口?为什么会轮动?底层逻辑是,一个企业最终能多大多强,要看所处的时代和土壤。再优秀的企业家也要“天时地利人和”。现在的智能化不仅限于汽车,还包括我国大部分制造业、能源业,而且“风口”才刚刚开始。

投中网:现在投资行业有个趋势,资金是最基础的,能不能拿下项目,主要看实际帮助,甚至已经出现“不带订单投不进去”的情况,你关注的汽车、制造领域,产业资本也十分活跃。作为财务投资人,你在“拿项目”上有什么绝招?

朱奕:绝招肯定是没有,因为每个项目都很非标。产业投资人是我们的朋友,是华兴资本的重要生态,大家完全可以共赢。其实产业资本和财务资本并不冲突,一个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也需要各方面的保驾护航。

华兴作为财务投资人,也能给企业带来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我们是全牌照全产业链的金融服务公司,不仅有投资业务,还有投行、证券等其他板块,在各个阶段可以帮助到公司。比如,企业成为上市公司,需要对接资本市场,未来可能还涉及兼并收购。华兴资本可通过多业务协同的战略生态为企业提供全方位综合的金融服务。

当然,很多事还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投中网:一个企业在各个阶段应该分别去拿谁的钱,对发展才是最好的?

朱奕:这是非常非标的。我现在观察到的市场情况,一开始财务投资人为主,中间有了一些实验性产品,就会有产业投资人进场,后面又是财务投资人为主。

投中网:请分享一个最难啃的案子,以及你是怎么拿下的?

朱奕:最疯狂的一件事情,晚上11:30还冲到了被投企业的酒店楼下,一定要请对方跟我谈一谈。

其实每个项目都不容易。我们想拿下的大多是行业头部,是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的公司,而且越好的企业就越克制,越珍惜份额,他们规划得很清楚,不需要那么多钱趴在账上。这时就要去抢了,咬定青山不放松,从各个方面感染到创始人。

投中网:你是顶级外资投行出身,画风很fancy,但听说为了抢项目,你要跑到保定、深圳的厂子跟创始人喝酒,这个反差挺有趣的。跑去“下沉市场”抢项目,你会有水土不服吗?

朱奕:我可以非常坚定地说,不会,工作这么多年都没有过。我挺喜欢制造业,打心底崇拜这个行业的创始人和企业家,他们都特别朴实,也特别不容易,不仅要跟外国人卷,也要跟中国人卷。

我也特别喜欢参观工厂,喜欢工厂里的气味、节奏和氛围,感觉很充实,很接地气,我也喜欢吃工厂食堂的饭菜,但确实没那么喜欢喝酒。

投中网:目前中国的制造产业集群大概是怎么分布的?

朱奕:粗略看主要三块:北京一带,以上海为中心的江浙一带,还有珠三角一带。当然,还有其他地区,比如最近看了一个标的在河南某个城市,一个隐形冠军。之前投的几个案子,经纬恒润在北京,蜂巢能源在常州,速腾聚创在深圳。

我们国家很大,不同地域有不同的产业链重心,一种全面开花的感觉,这也是中国制造业升级的机会所在。

投中网:汽车和制造业,和投资行业一样都是男性比例很高的行业。女性投资人在工作中怎么平等取胜?

朱奕:我一直觉得挺平等的。在我的职业生涯,还没被这个问题困扰过。

投中网:聊聊创业者。你们刚投的速腾聚创是个“博士创业”故事,一群纯学术背景的博士,做了一件对商业应用要求很高的汽车激光雷达。现在学术群体创业的现象在制造业普遍吗?

朱奕:以前不常见,现在越来越多见,这就是我说的机会。之前的制造业,不那么需要高科技,但现在不同了,我们投的几家公司都是这个类型,而且我相信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博士参与进来,技术创新需要他们。

投中网:今年硬科技一火,不少博士、院士、科学家成了投资人争抢的对象,大家说科学家创业的春天来了,但也有人比较审慎,比如李开复老师也曾公开表示,把科学家都抓去创业是个灾难事件。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朱奕:肯定会有科学家会成功,但不可能每个科学家都适合创业。

还是要看“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天时和地利”看上去是对的,国家要进行产业升级,不再是拼人力、拼成本的年代。但同样要看人的性格。做企业,当创始人,这是九死一生的,需要综合能力,在多个方面都有长处。

投中网:你最欣赏的企业家和投资人分别是谁?

朱奕我佩服有韧性的企业家,最欣赏的企业家是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长城汽车是我比较早接触的车企,保定最老的厂,最老的食堂我都去过。他们一路走过来太不容易了,经历好几个周期,见证了整个汽车行业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新势力不断涌现,但魏老板还在不停迭代进步,他是真正热爱汽车这个行业。

最欣赏的投资人是包凡。我从心里佩服包老大,他身上完美结合了visionary、entrepreneur和 leadership,而且他真的以身作则,可以说是整个公司最hardworking的人。

投中网:听说你来华兴两年半已经瘦了10斤,怎么描述这个职业转变带给你的影响?

朱奕:瘦10斤当然是正面影响。做投资压力真的很大,但也非常有意思,整个人都“支棱”起来了,底层细胞都被激活了。

我常跟同事开玩笑说,来了华兴之后不再担心中年危机,因为实在没有时间想这件事。虽然我只是一个“卑微”的财务投资人,但真的每天都在为产业投资操着心。而且还是觉得幸运,我能在这个行业走到现在。

投中网:接下来是网友提问。一个是职场话题,今年00后毕业开始进入职场,对于有志加入于如投资行业的00后应届生,你有什么职业发展建议吗?

朱奕:行行出状元,这句话比较俗,但确实如此。每个人要懂自己的长板和短板,不管在什么年代,至少要知道自己不适合做什么。我一路走过来,见证了很多人和事后,我发现一定要秉承一个长期主义者的职业规划。不要图一时fancy,就盲目跟风

职业选择取决于你能跑多远,能以一个很好的状态坚持多久,因此要看你心底里是不是真的认同这种东西,这个特别重要。

可以列个负面清单。我非常鼓励年轻人抓住一切机会去实习,去接触社会,这样就知道自己不适合什么,你就可以把它回避掉,然后在剩下的正面清单里看机遇。

投中网:根据我们的观察,大概因为投资行业的光环,年轻人还是很积极涌进来,但不一定适合一毕业就进这个行业。因为这一行对业务经验,性格禀赋,抗击打能力等各方面要求都很高,应届生学生很难一下胜任,对此你怎么看?

朱奕:投资行业肯定有光环,但我理解投资其实是服务业。

做了这么多年,我发现金融行业特别残酷,你的内心一定要非常强大,而且也很拼体力。我一共做过三个工种:行业分析、投行、投资,都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岸边上。所谓的经验,在金融行业可能很快就不需要了。

我之前的工作单位摩根士丹利,有一个残酷的隐性职业法则“up and out”要么上要么走。你必须持续往前走,往上走,做大做强,否则肯定被后浪拍下来,这就是行业本质。


网站编辑: 郭靖
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