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万卡车司机撑起一个IPO:市值1500亿,软银、红杉、高瓴加持

投中网   |   马慕杰
2021-06-23 09:42:15  分钟 14    阅读需  4054 字数 

满帮上市背后,有众多知名VC/PE的身影。

历经半个多月的角逐,“数字货运第一股”正式诞生了。

2021年6月22日,满帮集团(下称“满帮”)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YMM”。上市当天,满帮开盘涨18%。截至发稿前,满帮市值达233.6亿美元(约合1514亿人民币)。

满帮被称为“货运版滴滴”,由两家独角兽公司运满满与货车帮于2017年战略合并而成。公司主要通过线上平台协助托运人找到匹配的司机和货车,目前已建立了一个由数百万货主和卡车司机组成的运输生态。按GTV(总交易额)计算,满帮是2020年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满帮上市背后,有众多知名VC/PE的身影,包括软银、红杉中国、老虎基金、腾讯、高瓴、云锋基金、GGV纪源资本、光速中国等。IPO前,原运满满创始人、满帮董事长兼CEO张晖持股16.6%,软银持股22.2%,为第一大外部机构股东,红杉中国持股7.2%,全明星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季卫东持股4.9%,高瓴持股3.9%。

这其中,红杉中国自2015年投资满帮集团前身之一运满满开始,共连续7轮加注,是早期进入的最大外部股东。

就在满帮上市前夕,即2021年6月18日,中国石化集团资本有限公司宣布已完成对满帮集团的投资交割,将在能源、公路物流等领域布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共同探索更多深度合作的可能性。

从交火到交融,两大巨头合并长成千亿巨兽

满帮的故事要从一场戛然而止的交火战开始说起。

2017年11月27日,运满满与货车帮宣布战略合并,合并后的新集团公司即为满帮。联姻携手这件事在创投圈本不新鲜,但这两家的合体动作在行业内还是掀起了不小的风浪。 

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这两家公司彼时均已是估值10亿美金的独角兽,各自背后站着一众明星机构。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自2013年运满满成立至合并之前,共获得了7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天使投资人王刚、红杉中国、光速中国、云锋基金、襄禾资本、GGV纪源资本、Tiger老虎基金等;而货车帮则经历了6次融资,加持资本为高瓴、DCM中国、腾讯投资、元生资本、钟鼎资本、全明星投资All-stars Investment、IFC国际金融公司等。

二是,在双方握手之前,曾打得不可开交,用“劲敌”形容毫不过分。最激烈的一次,运满满与货车帮因“用户信息”问题互怼骂战,大有“对簿公堂”之势。

为“熊熊战火”泼出第一盆水的是天使投资人王刚。2017年7月,王刚将两个公司合并的想法说与了货车帮投资人即元生资本创始合伙人彭志坚,得到了彭志坚的迅速响应。不到一个月,即2017年8月初,在深圳丽思卡尔顿酒店,双方管理层正式见面,“止战握手”的谈判就此开始了。

然而,这场和谈并不顺利。由于双方都是独角兽巨头,牵涉股东利益较多,谈判一度被搁置。最大的矛盾在于合并后新公司的管理权问题,在这一点上,货车帮与运满满都不愿轻易让步。

解局的关键又落到了王刚身上。当时,有人提出让王刚担任CEO,同时保留双方管理团队。深思熟虑过后,王刚选择出面,这也直接促成了双方的最终言和。这种新的管理结构也被称为“双屋顶结构”。

某种意义上,满帮的诞生要归功于货车帮与运满满创始团队共有的包容心与大局观,彼此都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付出。“两家公司分别再融几亿美金,股东大比例稀释股份,双方打得奄奄一息,那时候再谈合并的意义何在?那是一场没有意义的消耗战。”王刚曾提到,没打到山穷水尽的合并恰恰需要的是智慧和对对方带着包容的信任。

据红杉中国合伙人郭山汕回忆,这场谈判历经90天。为了实现更大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双方管理层和股东都做了让步和牺牲,也保护了筹码、信任和团队的青春。

事后看来,双方的合并又有着天然基础:运满满强线上运营与地推,货车帮重基础设施,而且,各自的优势区域也较为互补。

“我多了一个帮我干活的人,张晖也多了一个帮他干活的。我们合并最大的价值,是让我们站在另外一个视角格局去看这个生态。”原满帮联席总裁、货车帮CEO罗鹏曾在采访中表示,满帮的未来一定不仅仅是车货匹配,它将是整个物流的基础设施。

而融合后,新公司满帮的发展在稳步中也有着提速。上市前,满帮又完成两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国新基金、软银愿景基金、红杉中国、高瓴、腾讯、光速中国、璞米资本、富达国际、GGV纪源资本、云锋基金、襄禾资本、元生资本、CMC、全明星基金、钟鼎资本等。

高瓴合伙人黄立明表示:“6年前开始,高瓴投资就投资了满帮合并之前的前身,并在此后满帮的发展中5轮跟进、长期陪伴。高瓴始终相信,科技创新的目的是普惠所有人与行业。所以我们非常高兴的看到,通过持续不断的技术创新,满帮以数字化的方式深刻改造了万亿级货运行业,而驱动这一变革发生的是满帮团队为这一传统行业、为其中万千从业者提供更便利服务、更高效链接的初心。”

值得一提的是,在合并之初,按照双方保守估计,如果有一天彻底实现平台交易闭环,公司估值将在200亿美金。显然,如今的满帮超出了预期,资本市场给出的市值是近240亿美元。

“能做大事的人”

2019年年前,满帮在内部公布,王刚不再兼职公司CEO职位,出任人为原满帮集团联席总裁、运满满CEO张晖。

在与运满满、满帮长达7年的合作中,红杉中国合伙人郭山汕感受最深的是“团队非比寻常的斗志、坚持和忍耐”。郭山汕眼中的张晖,可以说是个工作狂,白天似乎永远在开会,除了除夕到春节头几天能休息一下。

“他还经常自我鼓励,永远充满信心。”郭山汕清晰地记得,那是在2015年,O2O的热度迅速降温,车货匹配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运满满的融资比想象中更为艰难。就在那段时期的一天晚上,他收到张晖微信发来8个字:“战略忍耐,死磕交易”。

襄禾资本汤和松曾评价张晖是能做大事的人,“初次接触容易让人产生距离感,需要长时间磨合才会真正了解他,但他更愿意站在更高角度看问题。”

张晖原是“中供铁军”的一员,加入阿里巴巴后的第5年,张晖就做到了广东大区的总经理,成为阿里系十分年轻的高管。据悉,运满满创立后,张晖仅用2年时间就将公司地推团队发展到760人,而当时公司的总人数约为820人。

“张晖是一位擅长管理、发掘人才的管理者。”在云锋基金投资团队看来,张晖也是一位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这是云锋基金最看重的一点。“创业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尤其传统物流行业,此前一直是‘小、乱、散、差’的状态,张晖从大公司离开,进入这个行业深耕多年,一定是带着理想主义的,有着为这个行业提升效率的强大决心。”

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也如此评价张晖,“他是个非常接地气的创业者,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无比坚定的信念。张晖的感染力来自于他对未来的描绘,且深信不移。”

的确,公路货运太过复杂。一直以来,供需两端高度分散,极难标准化。这意味着,这个领域的创业不仅需要满腔热血,更是场脚踏实地的“攻坚战”。

“2014年我们去了全国各地的物流园、配货站和信息大厅,每个人都会被眼前混乱的情景触动。大多数园区封闭管理,司机和中介通过小黑板来交易不透明的信息。黑板上的粉笔字写得很潦草,甚至电话联系方式也没有,骗货炒货现象严重。有些信息大厅装了电子屏,但始钟都是黑屏,对信息化的抵触和防备可见一斑。”郭山汕回忆称。

货车帮第一任CEO戴文建常说,没有武力值干不了这一行。罗鹏也曾直言,“中国地级城市的物流园,我是用脚把它丈量完的。”

可以说,正是两方真正“做事”的人共同聚力,才成就了如今的满帮。

招股书显示,2020年,满帮全年GTV(总交易额)为1738亿元,订单量达7170万单,共计280万卡车司机和130万货主在平台上完成货运订单。按GTV(总交易额)计算,满帮是2020年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截至2020年底,满帮业务覆盖全国超过300座城市,线路覆盖超过10万条。

伴随平台匹配效率不断提高,在GTV大幅增长的同时,满帮的业绩也在持续增长。2021第一季度,满帮货主平均MAUs(月活跃用户数)为122万,同比增长67%;平台GTV达515亿元,同比增长108%。同时期内,满帮的总营收为8.67亿元,同比增长97.7%;非美国通用会计准下净利润为1.13亿元,同比增长324.4%。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表示,“货运物流市场过去是一个低效、传统的市场,满帮通过移动互联网让信息更扁平化,通过App直接使货源匹配到司机,解决了传统线下物流行业货源短缺、价格虚高、投诉率高和货运流转低效等问题,利用智能物流提高了资源整合效率,提高了供需双方的匹配速度,极大地优化了物流行业。”

CMC资本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陈弦表示:“在高速发展的物流领域,我们非常看好通过互联网与技术提升物流匹配效率的前景,并认同公司在整个物流生态各环节进行价值创造的潜力。满帮通过赋能广大物流从业者,持续推动行业降本增效,减少信息不对称,提供增值服务和保障,真正打造了用户信赖的货运综合服务平台。创始人张晖和核心团队坚持初心,不畏艰苦,带领公司不断前进,持续取得业务突破,这一路走来也令我们十分感慨和佩服。”

投资并购,打通业务扩张的新路径

“要保持零成见的鲜活思维,了解一切新鲜事物。”王刚曾在满帮高管的微信群中发过这样一句话。

某种程度上,在满帮的故事里,这种强烈的紧迫感与危机意识与生俱来。满帮曾表示,包括自动驾驶、新能源汽车在内,公司都在保持关注。

事实上,不仅仅只是关注,一直以来,满帮都在围绕核心业务进行上下游布局,以发力扩展新业务。而满帮的出手方式也很简单直接,最主要的即是投资并购。

2018年5月,为了弥补自身在自营业务上的不足,为客户提供更完善的服务,满帮宣布完成对“大车队”模式企业志鸿物流的收购。

2018年6月,满帮向甲乙丙丁集团战略投资3亿元,加码车后市场产品体系。公开资料显示,甲乙丙丁以“行业+互联网”模式,是O2O深度融合的汽车后市场全产业链综合服务平台,旨在打造车后产业路由器,共建汽车后市场网络新生态。值得注意的是,甲乙丙丁的天使投资人正是王刚。

2018年11月,满帮参与重卡自动驾驶公司智加科技的A轮融资;2019年11月,满帮完成对巴西车货匹配平台TRUCKPAD的战略投资,以拓展海外布局;2020年8月,满帮又并购了同城车货匹配平台“省省回头车”,加码同城货运业务。

未来,满帮将依旧奉行投资并购的策略,以扩大物流网络及服务范围。满帮在招股书中明确提到,满帮将继续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创新,选择地进行战略联盟、投资和收购。这也是本次上市募资的资金用途之一。

“上市对公司来说是一个新的起点。作为全球领先的数字货运平台,它通过在司机与货主端的渗透,不断扩大公路运输供需两端的用户规模,已具有一定的品牌效应与聚合效应,形成了平台增长飞轮。”钟鼎资本合伙人尹军平表示,满帮未来将持续扩大物流覆盖网络并提升平台交易规模,拓展服务品牌,无疑拥有广阔的想象空间。


网站编辑: 郭靖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