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者为王?这个赛道终于烧不动了

投中网   |   冯颖星
2021-05-03 10:17:06  分钟 10    阅读需  2923 字数 

被当头泼了冷水的教育赛道,该何去何从?

两年前,提起教育行业,峰瑞资本创始人李丰曾对投中网感慨称,“能不能投,会不会投的,都来投教育了”。短短两年时间内,教育行业便从一路高歌猛进、剧烈增长到了突然刹车。在最近一次接受投中网采访时,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直言,“现在再来看教育行业,过去的机会已经饱和了。”

无独有偶。在投资了作业帮和火花思维之外,红杉中国董事总经理翟佳亦曾对媒体表示,“新出手的教育项目好像还真没有。”此外,另有投资了猿辅导的某头部VC投资人告诉投中网,“现在再看教育类项目,主要是在被投的老项目中加码,新的项目也会看,但出手已经非常谨慎了”。

在过去的2020年,在公众的认知里,尽管过去的一年里包括作业帮、猿辅导、火花思维等多家公司大额融资频现,但CVSorce数据显示,2020年,教育行业共发生融资事件238起,比2019年的332起下滑了28.3%。

更严峻的一个事实是,除了赛道降温,目前教育行业还正面临着监管趋严的大棒。随着近来教育上市公司陆续发布最新财报,高增长下难掩的高亏损。被当头泼了冷水的教育赛道,该何去何从?

蒙眼狂奔

K12赛道里所有教育机构蒙眼狂奔的景象仿佛是在昨日,电视广告、电梯广告、公交广告……教育行业的广告植入从未像这般疯狂。经历了如火如荼的暑期争夺赛、秋招生死战,整个K12教育领域的头部与座次差异已成定局。彼时,就有教育行业投资人对投中网预判,“疫情过后,K12赛道的玩家大概只能留下5家”。一路裹挟着资本,红杉资本、软银愿景、IDG、华平、腾讯……头部机构一家又一家的加码进来,每一家都不想出局。

这种境遇之下,一个难以掩盖的事实是,不管主观上是否愿意,所有的头部在线机构都无法摆脱这场圈地之争。

数据证明,疫情带来的在线教育红利之下,整个教育行业确实收获颇丰。根据部分上市公司近来发布的财报,新东方2021财年第三季度,新东方净收入超11.9亿美元,同比增长29%,学生报名人次同比增长43%;好未来2020财年营收32.733亿美元,同比增长27.7%;跟谁学2020年第四季度收入22.11亿元,同比增长136.5%;网易有道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为31.68亿人民币元,同比上涨142.74%。

在未上市的企业中,在线教育品牌大额融资频现。2020年10月,猿辅导宣布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达155 亿美元。同年6月和12月,作业帮又连续完成E轮与E+轮两轮共计超23.5亿美元融资,估值96亿美元。也就在这一年里,不管是获客层面、品牌影响力、口碑密度及投放资本上,头部与尾部企业的差距都在迅速拉开。“投资人的要求是,只求增长。现阶段就是要快跑,跑出行业领头地位”,某教育机构创始人彼时曾对投中网说,但也正是这个时刻,亦有投资人对不断对越垒越高的高楼捏一把汗,“日活迅速增长,获客成本呈非理想状态,到底能有多少长线转化短期内难窥端倪。不少教育公司收入不一定增加但成本大幅提高。”

上述教育公司的年报亦印证了这一点。除了营收增长外,亏损亦成了蒙眼狂奔后难以规避的问题。最新财报显示,2021财年第三季度,新东方的运营成本和开支为10.9亿美元,同比增长35.1%,销售及营销开支为1.56亿美元,同比增长32%。营收成本及其他方面成本大约上涨约35%~37%不等;好未来的运营利润1.374亿美元,同比减少59.8%,非GAAP运营利润同比下降39%至2.554亿美元,净亏损为1.102亿美元;跟谁学的2020年净亏损约为13.9亿元,远高于上年同期为净利润2.266亿元人民币。

监管趋严

在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看来,经历了将近一年的行业占位厮杀之后,“对于原有的排序并没有太大影响,基本还是维持原有格局,各家头部企业的份额、营业额都在提升,只是中小企业很难参与其中了。”这也就不难理解,瑞思教育董事长兼CEO王励弘最近公开发表的言论,“疫情过后,资本对教育的投资意愿是非常低的”。

泰合资本董事蒋铠阳亦表示,“融资市场出现极度的两级分化。头部玩家市场占有率更加集中,马太效应进一步增强。头部企业‘钱拿到手软’,大量尾部企业面临洗牌。”

更难的是,教育行业目前正在面临“史上最严监管”。今年4月,接连迎来监管大棒,新政策点名、处罚,接二连三。

先是教育部连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睡眠管理工作的通知》、《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加强义务教育学校作业管理的通知》3项通知,加强对课外培训机构下课事件、经营范围、作业情况等进行监管。紧接着,有关部门再次点名通报多家教育机构违规提前招生收费、教培服务乱象,学而思网校、网易有道精品课、猿辅导等多家头部教育机构纷纷中枪。学而思、跟谁学、新东方、高思等多教育机构甚至被给予警告甚至顶格罚款处罚。

对于这些政策,有业内人士对投中网表示,这些政策都是“双减”的相关政策,而且目标非常明确,直指K12教育培训,像规定时间、禁止学前教育、不准布置作业,都是之前K12的痛点,而这些一旦被禁止,意味着,以后的学科课外辅导,只能把课上的内容再讲一遍,其实就是回归到多年前辅导的本质:补差。这些,对于K12在线教育这个行业的打击,都是拳拳到肉。

于是,尽管有投资人私下对投中网表示对教育行业的隐忧,并直言现在再看教育,已经不再会去看K12赛道。但当投中网向各家教育公司、在重金布局教育的投资机构发起采访邀约时,多被回应道,“风头太紧了,不便接受采访”。

素质教育、职业教育仍有机会

针对监管部门的点名。警告与处罚,学而思、新东方、网易有道等纷纷给予回应,及时下架不合规产品及不合规标识。网易有道同时对投中网回应近来K12领域的唱衰之声,“在资本和监管的压力下,场上的选手会剩下个位数。当获客和产品同质化时,有独特产品内核的公司会突围。产品才是取胜的根本,口碑才是K12竞争的最终壁垒。”

市场普遍把教育行业的波动归因于疫情,但在董占斌看来,疫情只是起到一个加速行业分化的作用,因为从整个环境来看,2019年基本的格局已经形成。回顾教育行业发展脉络,从2013-2014年开始出现第二波在线教育的投资机会,到2017、2018年整个行业热度变高,就已经能看出来行业分化加剧、头部企业崛起等大趋势,2019年行业格局已经基本确立,2020年的疫情只是一个导火索,促使强者恒强,也即原本就有优势的头部企业,利用疫情获取了更多用户,加剧了行业的分化。

如果只把这个行业的兴衰起伏看作一个行业正常的发展周期。那么,在细分赛道永远不缺机遇。李开复表示教育与技术的搭载可能还会有机会,“比如人工智能的技术、大语言模型,这些都有很大的潜在价值。”而董占斌则把实现移到教育行业两端,“一端是3-8岁儿童的素质教育,一端是成人职业教育,主要是提升就业机会,改善工作待遇。”

董占斌同时表示对于新的细分赛道的发展要给予足够的耐心,因为“两端的蛋糕明显不如中间大。比如素质教育,虽然大家都认为素质教育会是未来的一个重要方向,但暂时还没出现非常火爆的新品类,也没有形成很大的市场。因为首先,它并不是非常适合通过在线的方式来授课,比如美术、音乐课线上体验会不好;其次是大家对于素质教育的认识还有待提升,市场培养还需要时间。”

此外,董占斌认为,更多机会可能会存在于职业教育当中,因为人群相对比较成熟,并且不受监管的影响,很多细分赛道里都有比较多的机会。比如心理培训、漫画培训等细分赛道,都有一些企业已经实现一年几千万利润。目前整个行业呈现出一种百花齐放、但没有哪家能够通吃的局面。“我们青松基金仍然持续关注在线教育,尤其是素质教育和成人职业教育两个方向。至于未来,我们对基于AI、5G、VR/AR等新技术为用户提供全新体验的在线教育新机会是保有极高兴趣的,但这样的机会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出现。”

网站编辑: 左宪宪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