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科创基金董事长刘克峰:拥抱科创新时代,让科技创新更有价值

投中网   |   投中网
2020-11-19 13:41:54  分钟 11    阅读需  3194 字数 

做大投资,要获得大回报,一定要明大势。当今的时代大势最鲜明的特征就是科技创新。

2020年11月12-13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14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在北京隆重召开,本次会议以“缚苍龙”为主题,探讨在如今复杂的经济周期、疫情风险的环境下,行业如何“谦卑地认知,乐观地应对,广泛地协作”。会上,北京科创基金董事长刘克峰表示:做大投资,要获得大回报,一定要明大势。当今的时代大势最鲜明的特征就是科技创新。

刘克峰

以下为刘克峰演讲实录,投中网整理: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来到投中的年会和大家交流。

我今天分享的主题“让科技创新更有价值”。因为我们做投资的朋友都是来看大势投资的,那我们要知道现在的大势是什么。中国发展已经进入到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这个新阶段的鲜明特征就是科技创新。

科技创新已是时代特征

第四次的工业革命和技术变革已经扑面而来,这次跟前三次也有很大的区别,这一次不局限于某一领域,是把数字技术、物理技术、生物技术合成在一起,是一个系统的创新。对经济、工业、科技、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看中国在全球创新格局当中现在的位置是什么,很重要的一个指数是WIPO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每年公布的《全球创新指数》。

看看近几年中国的排名,2017年是第22名,2018年是第17名,去年和今年是第14名。在全球中等收入经济体中我们是排名第1的,在发展中国家当中我们也是排名第1,这个成绩的取得非常不易。

中国在全球人均GDP排名第80位,刚刚过了人均的1万美元的收入水平,但是我们在科技上的投入这些年持续在增加,有力支撑了我们多方面的创新发展。

2019年,有一个带有时代意义的特别重要的数据,WIPO公布了我们国家和美国当年的IP申请数量,中国超过了美国,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在WIPO当中有一个重要的PCT机制,这个机制已经运行了40多年,40多年当中一直是由美国来主导。去年中国在这方面超过美国,而且从排名结构来看世界知识产权的申请正在从西方国家转向亚洲,除了中国还有其他的几个亚洲国家进展也很快。这是一个创新格局的历史性变化,也就是说全球创新的重点正在向亚洲转移。

我们国家也适时提出了科技创新强国“三步走”战略。现在我们已进入世界创新国家的行列,下一步要进入到创新国家的前列,直到本世纪中叶要进入到世界创新强国。刚刚闭幕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上特别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这几年大家发现科技在我们国家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从习总书记提出的“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到现在诸多关于科技创新的重要论述都充分阐释了科技创新对于我国高质量发展以及建设现代化强国中的战略意义。所以我们做投资,特别是做大投资,想要获得大回报,一定要明大势,现在这个时代最鲜明的特征就是科技创新。

开拓价值眼光,穿越“死亡谷”

在这样的大时代下,我们的创投应该怎么做?我们应该拥抱科技创新。刚才主持人介绍了北京科创基金两年前诞生,以“三个引导”为我们的是我们的设立初衷,引导投向高端科技,引导投向前端原始创新,引导投向高精尖的项目落地孵化转化,也是我们北京科创基金的政策目标。在座也有很多优秀的GP管理人,我们希望在科技创新投资方面寻找理念相合,志同道合的GP管理人一起合作,推动中国科技创新发展。

在践行科技创投的过程当中,很重要的一个问题或者是难点、风险点,就是众所周知的科技创新存在的“死亡谷”。这个“死亡谷”就是科技转化中要迈过去的坎儿。

昨天在北京科创基金的年会上我们也请了一些投资家、科学家、企业家一起聊这个事情,确实能够走出“死亡谷”的高科技项目不多,但虽然从数量上不多,一旦走出来它的爆发力是很强的。

我们把上科创板的第一批25个企业,从注册到登板的时间做了简单的统计,平均11.8年。也就是说,他们从诞生到登板,完成里程碑式的成功,要用这么多时间走过来,最短的5年,最长19年,是熬过来的长期过程。

做科技创投要秉承价值投资的理念。在进入到科技创新时代,这个价值有哪些内涵的变化,或者在什么样的价值体系和维度当中来看这个价值?跟大家分享我个人的几个观点:

第一,看科技价值的硬度。现在很多的企业、很多的项目都是有科技属性的,甚至也都是技术驱动的,但是在里面它还是有硬科技“硬不硬”这样的区别。所以创新投资要投向高端硬科技,就要看它在技术上的门槛高不高,能不能解决关键技术技术性、前沿性、颠覆性的技术,甚至是解决“卡脖子”的问题,许多著名的高科技公司都是成功于“硬科技”。

第二,商业价值的强度,也就是指投入产出比。大家都是用这个来看很多经营上的价值。在这里列举了几个高估值和高市值的项目。也会经常听到如果一笔投资放进10年、20年一直没有动的话,现在已经翻到千倍、万倍,这说明科创投资陪着它走下来的话,商业价值投资回报是非常可观的,我们说这是商业价值的潜力。

第三,社会价值的广度。我们进入到这样发展的时代,很多的企业需要承担社会责任,而且你的社会责任做得好的话,社会回报依然很丰厚。在这里面看社会价值的广度,特别是在“共享经济”的时代里边,技术、商业模式、产品能够服务的面有多宽,可能就是价值的重要来源。比如商汤的智慧城市已经覆盖了127个城市,很多我们生活中现在每天都离不开的服务平台,每天交易的数量也是非常庞大的,包括刚刚过去的“双11”疯狂的购物日,还有微医,里边有超过2亿的用户,滴滴每日的单超过2300万,等等,共享技术和产品服务了广大的社会。

第四,生态价值的深度。经济发展会遇到生态的制约,生态环保资源就是面临很重要的底线和红线。我们现在这方面压力很大,同时也涌现出了这方面很多优秀的企业,以他们的技术解决了新能源开发、资源的再回收利用、节能环保等方面的瓶颈问题。这些生态价值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不容忽视。

第五,生命价值的温度。特别是在这次疫情之下看到了很多令人感动的科技在我们身边出现,在抗疫过程当中硬科技打了“硬战”,也体现出了它的价值。

综上来看,我想做投资要扩展我们的价值体系,开阔一下我们价值的眼光,不要只盯着投入多少、回报多少,简单商业价值上的判断。当评价项目的价值体系维度放大的时候,项目的综合价值也放大了,回报自然也大了。

价值投资要怎么投?

既然有这么多的价值,科技创投应该在这个过程中做什么?我想有三个方面:

第一,发现价值。用我们独到的眼光去发现价值,科技创新现在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细化,很多项目大家觉得看不懂的,觉得风险也越来越大。这源于科技创新已经走入到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细分的领域当中。需要投资机构有很专业的研判能力。要构建这个能力,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认识科技创新发展的规律,大家现在都关注半导体,在半导体时代重要的定律就是摩尔定律,它已经走到极限。下一个时代进入到光电时代,光电时代的相关规律就会左右我们很多的投资商。

第二,提升价值。科技创新有“死亡谷”,爬过这个“死亡谷”可不是光靠资金就能扶上去,科学家创业要成为企业家有很多不足短板的地方,这些都需要投资机构给予赋能。现在看到一些GP中后台配置的资源人员越来越大,之前看到一些GP基本上前台、后台的比例是1:1的人员比例关系,现在看到是1:2,甚至到1:3。因为投资之后后续的增值服务和管理越来越需要加大投入,所以看到很多在细分领域做得好的投资机构配备了很多专业的服务人员,搭建了一些服务的平台。要解决技术方面的短板,也要解决他在搭团队方面的需求,还要解决项目落地发展过程当中的资源等等。赋能服务做得好,价值提升就会提得快。

第三,实现价值。前面做了在价值上面有新的价值观,也培育了独到慧眼的发现价值的能力,也有为了增值这些价值构建了赋能的服务体系,最后是要实现价值。我想很多人认为IPO是实现价值的重要里程碑。在那样一个时点上敲钟,大家觉得无论从创业团队、投资团队等等方面都获得了巨大的回报,但是科技创新不是一锤子买卖,它要不断的迭代升级,IPO之后也有很多后续的持续发展。所以我们从创投来看需要做耐心资本、接续投资,而且除了在IPO那个时点实现了重要的商业价值,同样作为一个上市的公众公司,依然更加注重其他几个我刚才提到价值实现方面。这样才能够使得股东、投资方、科学家、创业团队以及包括我们的社会各界,还有给予重大资源支持的政府方面,都能够实现共赢。

最后,我想在这样的科技创新的大时代下,希望投资机构能够更加聚焦科技创新来投资,为我们国家早日进入世界创新强国贡献投资界的努力。谢谢!

网站编辑: 王满华
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