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文娱人,将副业做成了主业

燃次元(ID:chaintruth)   |   孔月昕 编辑 | 饶霞飞
2022-06-23 10:06:55  分钟 20    阅读需  5920 字数 

不只赚钱,还想转正。

如今,大家打开抖音、小红书、B站等平台,就能刷到一群文娱人在“摸鱼”。 

刘畊宏成了抖音上的互联网“健身教练”,黄圣依成了扬子直播间的“背景工具人”,李若彤、钟丽缇等港台明星也在抖音带粉丝健身,贾乃亮这两年活跃在短视频和直播间,甚至都没产出影视作品…… 

不只是演员,从网文作者编辑,到策划、编剧、导演、制片、宣发、经纪人……这些覆盖了影视行业上下游的文娱从业人员,纷纷出现在各大社交平台上,让人不免怀疑,文娱圈的人是不是“全军出动”,都来自媒体做副业了。 

究其原因,疫情+影视寒冬自然“脱不了干系”。演员任思齐告诉燃财经,过去他平均每年能拍2-3部戏,但今年已经过了一半,还没有接到一部正常戏约。 

不止明星、演员闲得在家“抠脚”,影视产业幕后制作人同样面临“失业”的尴尬,没有投资,项目开不了机,有的导演选择拍短剧或者短视频维持工作状态,有的幕后制作人不得不去开网约车填补日渐干瘪的荷包……

这种情况下,自媒体副业似乎成了部分文娱人度过影视寒冬的“最优解”。 

在爱和音乐合伙人孙伶俐看来,文娱人的本职工作就要和自媒体打交道,在影视寒冬、自媒体行业欣欣向荣的当下,更有基础、且了解自媒体部分内幕的文娱人,靠做自媒体副业,给自己多谋一条出路也未尝不可。 

因此,打开各大平台,浏览这些文娱人的内容主页会发现,不少人在很认真地在运营账号,对自己的内容规划了详细的方向,以及规律的发布周期。小红书博主@周六儿表示,自己从上个月开始,正式做自媒体运营,每天早上6点起床后,坚持花一个小时写完一篇文章后,再去上班。 

“随着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以及短视频平台的发展壮大,大家获取信息方式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为了保持对传媒行业内容的敏锐度和专业优势,文娱人应该积极拥抱变化,紧跟市场趋势。此外,现在做自媒体也是内容创业的一种形式,投入成本相对较小,但有可能收获高回报,而且这也是帮助文娱人进行自我(工作)曝光的优质渠道和机会。”孙伶俐解释道。 

文娱人的自媒体内容,涵盖了从入行经历、工作指南,与明星有关、带有揭秘性质的内容,再到各个领域的垂类知识,如编剧、导演等具体操作层面的科普等。这些内容帮助他们实现网红化的原始积累的同时,有些人甚至也完成了幕后到台前(网红)的转换。 

“如果成功了,自媒体副业变成主业也不是不可能。”制片人、编剧夏九紫表示。 

文娱人集体“搞副业”

“很早之前,我就在各个平台都开设了自己的账号,当时没什么规划,只将它看作一个分享自己生活的朋友圈。”孙伶俐表示。

 不过娱乐圈的工作时间并不规律,尤其是做综艺幕后编导,做项目时无休熬夜“连轴转”属于业内“基操”,这让孙伶俐的平台账号更新非常不稳定。 

直到2021年初孙伶俐辞职后,她终于能“松了口气”,并正式捡起了自己的账号,拍摄视频记录自己的生活,也尝试一下内容创业的可能。 

这也让孙伶俐对账号的内容规划非常谨慎,“我之前的工作跟综艺相关,所以就选择了对我来说更易上手的视频。”

为了找准内容方向,孙伶俐做了很多尝试,比如日常vlog、穿搭、开箱、知识分享等比较火的题材,拉数据统计对比后,再结合个人特点喜好,最终定下了以“娱乐行业”为背景,vlog和职场干货分享为主的方向。

“只有所有内容的出发点源自我,才能保证内容真实,吸引用户、引发共鸣,进而实现涨粉和广泛传播。”孙伶俐对燃财经分享道。

不过,随着影视寒冬的到来,越来越多文娱打工人跻身自媒体赛道,开辟副业“第二春”,自然带动了行业“内卷”。

“本来内容赛道就非常细分,比如美妆区就分为单品测评、口红试色、人物仿妆、化妆教程、测评红黑榜、开箱等;穿搭赛道有店铺测评、场景穿搭、穿搭技巧、OOTD等;美食赛道那就更卷了。”孙伶俐表示。

在孙伶俐看来,相比起这些赛道,文娱人做自媒体还属于初期阶段,除了文娱动态、八卦内幕等内容可能会存在同质化问题,其他各种身份工种其实都有很多内容延伸。“如果大家利用好文娱人这一身份标签,并像其他内容赛道一样,每个领域都更深入细分,那么他们的自媒体副业会有很大发展空间。”

夏九紫则结合自身以及对其他账号的研究后,选定了自己的副业内容赛道——(剧本)创作内容科普。“现在不少人都出来做垂类知识博主副业,成功的话不仅可以实现知识付费变现,还能将自己推到台前打造个人IP,我觉得这也能帮助我未来(创业)事业发展。”

确定了方向后,夏九紫跟朋友合作,在2022年春节后进入了执行阶段,“目前账号的分工很明确,就是我负责内容制作,合伙人负责账号的日常运维和后续的经营变现。”

但幕后人员转向台前并不容易,除了要适应出镜,流量获取也是一大难题。“我第一周直播时,观众只有5个人,一半还是我的亲友。”

为了达到抖音直播两小时以上加大推流的机制,夏九紫不得不每天对着“空气”讲话两小时,靠直播时长和作品更新量来换取流量,但起初效果并不显著。“起初抖音推荐的受众并不‘对口’,直播间很难留住人。很多人进来看到我是讲写作的,或者觉得我是刚兴起的账号,就会火速离开。

而且夏九紫的内容制作公司也在刚创业阶段,本职工作也有不少事情要忙,每天还要花费大量时间做自媒体账号,对她的毅力和耐心都造成了极大的考验。

“当时我甚至有放弃自媒体副业的想法,但被合伙人劝住了,我就在父母的陪伴下,继续在直播间里‘自说自话’。” 

幸运的是,对精品内容的坚持是有效的,夏九紫的账号逐渐有了起色。 

“虽然流量还是很小,可能每晚固定观看的只有几十个人,但是他们大部分是我的‘死忠粉’,不仅积极催播,在粉丝群里热烈讨论,交流学习,每晚雷打不动地守在我的直播间,还会帮我‘维持课堂纪律’,主动斥责一些发表非善意言论的用户。他们可以说是我做账号的精神支柱。” 

不止对幕后工作者,影视寒冬对中腰部演员的影响更为具象,暂时无法进组的任思齐,也开始进行稳定地运营更新自媒体。 

但在内容赛道上,任思齐另辟蹊径地选择了宠物方向。他给自己的抖音账号打上的标签是:演员界的猫博士,“在演员界,如果我自认为自己是第二懂猫的人,那感觉没人能称第一。”任思齐笑道。 

任思齐并不是一开始就选定做宠物科普方向的,2021年年中,考虑到每年12个月有10个月会在外地拍戏,任思齐和演员彭高唱夫妇决定利用工作间隙拍摄一些视频记录生活。 

“当时我们参考了很多同行做自媒体的经验,演员普遍做美食美妆相关内容偏多。”所以最开始任思齐的vlog以美食为主。

“但业余做美食博主对我来说有一个‘致命缺陷’,因为我是易胖体质,做美食vlog导致我胖了8公斤,一直到现在还没完全瘦下来。这对于演员来说是‘很可怕’的事,所以我和高唱商量放弃了美食赛道。”

思虑再三下,任思齐利用了自己12年的养猫经验,进入宠物赛道成为一名“宠物科普博主”。 

据任思齐观察,除了他,现在还没有演员进入宠物科普赛道。“虽然宠物相关内容在平台上的流量小,比如很多宠物品牌的官方直播间每次可能只有5、6个人看播,它们偶尔买流量也不过100-200位观众。从表面看起来这个赛道非常难做,但我其实非常看好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

事实也确实如此,据欧睿国际统计,2021年我国宠物消费市场已达到799.89亿元,近10年CAGR达17%,近5年CAGR达20%,并预计将于2023年突破千亿。

确定内容方向后,任思齐的更新频率也基本稳定为每周更新1-2条视频,在他看来,做宠物可以有很多内容可以分享,比如宠物的饮食习惯疾病,以及猫咪品种等不同的主题,“比起我之前做美食,内容类型丰富多了。”

多平台“撒网”,单平台“打渔”

众多文娱人进军自媒体副业后,选择运营平台自然也成了他们的重中之重。

有时间有精力有团队的自然奉行“广撒网”政策,抖音、B站、快手、小红书、视频号,甚至微博都会布局。

以@天合后期老毛为例,其幕后操盘人毛友权在自主创业后,结合自家公司操盘的项目来分享后期剪辑,打造自己的账号IP,并在各个平台都进行了内容分发运营,如今他在抖音、B站、小红书的粉丝数分别为20万、3.7万、5.9万。

不过,能多平台同时运营的文娱人还属于个例,大部分文娱人的自媒体账号都是个人运营,在本职工作外做副业,自然难有时间精力去管理多平台,他们一般会选择一个平台来主推。 

孙伶俐表示,自己更新一条视频要经过策划选题→写脚本→拍摄→后期剪辑→想标题→想文案→做封面多道等工序。即便是做干货分享这种拍摄剪辑不复杂的视频,她也需要4-5个小时才能完成,vlog类型的内容则更复杂,可能需要多场景甚至多机位拍摄,这种最快也要一天一夜才能完成。 

对比之后,孙伶俐选择了小红书作为主要平台,“一开始B站、抖音、西瓜视频我都进行了内容同步分发,但是自打我创业后,时间精力就不够,就放弃了其他平台的运营,只在小红书分享。” 

至于选择小红书的原因,孙伶俐表示,首先,从使用场景上看,自己对这一平台的使用频率较高;其次,从内容创业的角度出发,孙伶俐觉得小红书平台属性跟自己的内容属性比较贴合,且推送机制对新人博主较为友好,“只要内容够好,就会被更多人看到”。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孙伶俐看来,小红书的社区氛围比较友好,“我之前发过一个有一定争议性内容的视频,当时小红书用户的评论都很友好,但这个话题在另一个平台上了热门,我收到了很多‘键盘侠’的攻击,为了不被骚扰,我不得不隐藏并删掉了视频。”

此外,小红书的图文和视频双内容机制也很受孙伶俐欢迎,“这会给我们创作者更多选择。而且现在小红书上有很多同行在创作,我也因此交到了新朋友,甚至在工作上多了一些合作机会。”

除了小红书外,抖音也是不少文娱人副业的主打平台。毕竟从用户量级上看,“抖音已经有超6.5亿日活用户,堪称国民级APP。”火星文化创始人李浩表示。

同时,抖音的商业化程度也相对较高,对于不少想要靠副业“回血”的文娱人来说,深耕抖音更有利于账号未来的商业化发展。

这也是合伙人也建议夏九紫选择抖音的重要原因,“而且我们的时间精力确实不便铺开运营多个平台,目前专注一个平台更好。”

“其实一开始我也怀疑过,创作知识科普账号,真的能在抖音上做起来吗?”夏九紫在心底打了个大大的问号。最终夏九紫还是被合伙人说服了,“抖音目前也在发力做知识付费领域,知识博主在抖音上很有发展前景。很多行业在抖音上都有可能被重塑。”

随着直播间观看用户的逐步上涨,夏九紫也坚定了将账号做下去的信心,“虽然抖音的内容包罗万象,但也正因如此,抖音用户对内容的包容性也很强,各种类型的知识科普领域都有做得不错的博主。而且从赛道来看,目前写作上还没有顶级的up主出现,即使刚刚开始做,我们还是有很大发展空间的。”  

深耕抖音的任思齐也看重了平台用户基数大这一点。“因为我现在没有精力在多个平台做内容运营,所以只能选一个”。 

在他看来,小红书的女性用户相对多一些;微博作为综合性平台,用户可能更习惯在上面看新闻或者粉丝用来追星;抖音则是一个内容包容度很高的平台,上面有纯娱乐性质的、让人放松的内容;也有一些知识性的科普干货。 

更重要的是,抖音的平台性质和用户属性,更符合任思齐未来的变现规划,“他们大多数是国内用户,不仅有利于我做直播带货;而且我之前合作的品牌,大部分都深耕抖音做运营,这也方便我们目前以及未来可能的合作。”

博主副业:不只赚钱,还想转正

无论什么人,搞副业总有一个普遍原因:赚钱。文娱人做博主副业也不例外。

从变现方式来看,最常见的是品牌商务合作。

孙伶俐在2021年就接过商务推广,“因为我接的广告不算多,所以收入大概在五位数。”夏九紫则是接到过各类书籍、课程的推广,“不过我只接了两本写作相关的经典教材,在橱窗挂着,不想做其他偏离账号定位的事。 

其次是知识付费。作为知识博主,夏九紫也跟合伙人设想过,IP口碑和流量起来后,可以尝试知识付费的变现道路。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在粉丝的催促下,夏九紫不得不提前“落地”知识付费课程,“我和合伙人原本打算稳扎稳打地将IP基础打牢再考虑其他。但粉丝们的学习欲望特别强烈,先后有几个人主动催我正式开课,我们商量后,决定先在学浪上开设课程。”

夏九紫认为,编剧属于艺术创作,带有强烈的个人属性,所以每次“开营”前,她会跟学员一对一聊天,了解他们的职业背景、过往经历、阅读喜好,借此因材施教,帮助他们规划未来的创作赛道和题材等等。

夏九紫透露,她的初阶训练营的收费是2999元/人,为了让学员觉得‘物超所值’,也为自己的账号打下良好的口碑,她对每位学员都尽可能做到最大限度的辅导,有求必应,有问必答。

“为了保证教学质量,我每期课程包含1个月的直播课,以及2个月的‘写作咨询辅导’,所以我每期的学员人数有限。我的目标是,每位学员完成课程后,都能实战,毕业设计达到商业片的标准,这也是她们写作变现最重要的一步。”

另外,合理利用私域流量,做付费社群或付费咨询也是一种变现手段。夏九紫的写作训练营在课后咨询上也有这一属性。

最后,就是流量转化最快的直播带货。不过这需要大量流量基础,更适合一直活跃在台前的演员执行。任思齐每周一、三、五晚都会开两个小时直播,“不过因为我的粉丝量目前不高,所以我现在直播带货是不收广告费的。” 

利用自媒体副业赚钱“填补荷包”外,更多文娱人将目光放在了更长远的方向,有些人还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孙伶俐就表示,“如果我现在还是打工人的状态,我很大程度上也会考虑将自媒体副业转正。不过即使我在创业,博主副业也对我有很大帮助,因为影视文娱行业其实跟自媒体领域息息相关。自媒体账号做起来了,我就多了一个渠道宣传我们公司和艺人,我甚至还从小红书招到了员工、与合作对象建立了联系……” 

“总之,自媒体现在是我创业路上的良好辅助。”孙伶俐总结道。 

而影视行业遇冷带来的演员加速内卷,让任思齐也产生了将博主副业逐渐化为主业的念头。

“一方面是我们总要生活,如果自媒体做成功可以获得稳定收入,对于我们来说是很不错的选择;另一方面,虽然我现在粉丝量不多,但是逐渐会有粉丝来跟我咨询宠物相关问题,这不是演员身份带来的加成,而是她们认可我宠物博主的专业度,甚至还有很多宠物食品等品牌的代加工厂,也会来跟我咨询猫粮生产的相关建议,这都让我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同时,为了能在宠物科普赛道上进一步深耕,也让自己的内容更有说服力,任思齐还去报考了湖南农大的兽医相关,“因为我的本科硕士专业跟动物医学没有任何关联,所以只能先自考然后再去进修宠物相关专业。” 

“我希望自己最好在三年内上完课,然后经过一年的临床学习,拿到兽医证,不仅可以在宠物领域更专业,也让自己以后多一条路可以选择,比如我可以用我的专业知识,做知识付费内容。”任思齐谈道。 

“如果未来有好剧本好剧组找到我的话,我肯定还想去拍戏的,因为大部分演员的终极目标还是拍好作品拿奖,或者走上流量道路让自己掌握市场主动权。”任思齐告诉燃财经,“不过自媒体这条道路我也不会放下,毕竟现在大环境对影视行业的发展并不太友善。” 

而夏九紫则对自媒体副业抱有了更大的“野心”。她告诉燃财经:“除了知识付费能够‘转正’的期盼外,我还想将这一IP做大,因此不只是编剧写作,未来我可能还会邀请一些幕后大佬来做导演或制片的培训分享。”

在夏九紫看来,个人IP只是第一步,如果未来能打通知识付费外的多个板块,形成生态矩阵,如为培养出的人才对接项目,大家一起“挣甲方的钱”,构建CAA那样的经纪公司也未尝不可。 

因此夏九紫也为博主副业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

“趁现在手里的几个影视项目都没开机,我每天2/3的工作时间都投入到了自媒体上。”甚至上周出差时,夏九紫白天跟客户沟通,晚上回到住处还坚持在0点前更新了一条视频,“一旦项目开机,我可能会停止训练营招生和直播授课,干货视频我还会抽时间更新的。” 

从幕后走向台前,从单一身份进阶复合身份,做副业的文娱人,都在各自擅长的领域持续横向跨界,实现自我价值的拓宽,努力度过行业的寒冬。


网站编辑: 郭靖
0

全部评论

—— 没有更多评论了 ——
—— 没有更多评论了 ——